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美食爱好者为什么如此钟情印度菜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10-15 17:23:4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99
9月3日,也就是我的欧盟签证到期的最后一天,我在希腊雅典市中心的一条街上探头探脑,心里琢磨着:上帝也太不公平了,把我想吃的中餐、肯德基和印度菜放在一条街上,对于天生有选择障碍症的我,无异于是一种折磨。按理说,希腊有著名的希腊酸奶沙拉,经典的莫萨卡和各类烤肉。但是我对它们的兴趣远不如印度咖喱来的大。虽然我是一个旅行时候必然忘掉“中国胃”的人,对世界各国美食持来者不拒和开放的态度,但是每次看到印度馆子甚至想到印度咖喱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我进行了自我分析,原因可能是:首先,我爱吃味道偏重的食物,辣的、咸的我都爱。就拿中餐来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香菇油菜,完全不能理解两种没有味道的东西为什么会放在一起炒制;其次,印度菜里面一般不含奶酪(菠菜奶酪咖喱除外),对于一个天生讨厌奶制品的我来说,在欧洲吃腻了各类撒满帕尔马干酪的面食,急需换换口味;最后,印度咖喱的浓烈和豪放,总是能把美味放大再放大,让我食欲大开欲罢不能。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咽了下口水,双腿迈进了印度餐馆。

我还记得两年前的3月初,当我从温暖如初夏的以色列特拉维夫飞到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现在还是北半球的初春,甚至还是格鲁吉亚的冬末,而接近零度的气温和刺骨的寒风,让穿着薄外套的我在风中瑟瑟发抖。我一边想着没准全球变暖是骗局,一边找到提前定好的旅馆,进入室内才真正松了口气。

我急需一些热的东西抵御寒冷,想到的不是一杯热茶或者一碗热汤,而是热腾腾吃了能让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印度咖喱。对,必须是印度咖喱,泰式咖喱少了辛辣加入太多酸味,日本咖喱则温和的让人怀疑它也被冠名为“咖喱”的正当性。

第比利斯毕竟是首都,又加上我的旅馆老板就是印度人,他便轻车熟路的给我推荐了附近最好吃的印度菜。我拿着纸条直奔饭馆,说明来意后,得到了同为印度人的老板娘的热情招待。我特意点了菜单里面最辣的Chicken Tikka Masala——主打马萨拉味道的咖喱鸡,还嘱咐老板娘再多放点辣椒。第比利斯餐厅的鸡肉咖喱配Chapati和加了奶酪及蒜蓉的馕。

一会儿,热气腾腾的咖喱鸡配着Chapati(印度风格烙饼)被端了上来,颜色看着甚是诱人。撕下一小块Chapati,跟着老板娘的指导用手指包裹上一块鸡肉和少许咖喱汁,一起放进嘴里,咖喱的醇香厚重和辛辣在口中混杂,加上鸡肉的嫩滑,已经是一种味蕾上的享受,而Chapati又很好的平衡了咖喱本身的浓烈。慢慢吃掉一小盆咖喱后,胃口被唤醒了,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寒冷中复活了。此时老板娘端上一杯混合了香料的马萨拉茶,我就有了能熬过格鲁吉亚寒冷天气的自信。

去年,我终于前往了咖喱的起源地:印度。起初,我非常担心腹泻问题,每次总找一些针对外国白人游客的馆子,天天点些尼泊尔的MOMO(类似中国的饺子),或者迎合欧美人民的香蕉巧克力酱混合的Pancake吃,要不就是各类打着中餐名号却没在中国见过的炒饭炒面。但是过了几天矫枉过正的日子后,我想大啖印度咖喱的想法又蠢蠢欲动,随后的日子我“破罐破摔”,不再担心拉肚子等卫生问题,每天就在鱼肉、羊肉和鸡肉各类咖喱中来回切换,享受了70天咖喱的美味后才恋恋不舍的回国。

南印街头用各类香料腌制的鱼肉和鸡肉,经过炸制后售卖。毫无疑问,印度是咖喱的鼻祖,在印度流传的民间传说里,是佛祖释迦牟尼发明了美味的咖喱,但那时的咖喱是作为长生不老药被发明的,到底能否长生不老无人知晓,但却被后人将药作为食物的调味料传播开来。

印度本地朋友告诉我,咖喱其实并不是指一种香料,超市也没有所谓的咖喱粉或咖喱块卖,所谓的“咖喱”其实是由很多种香料组合而成。如果非要印度人给咖喱下个定义,那就是“把许多香料混合在一起”的意思。而且香料也有可能是由数种甚至数十种组成,包括有红辣椒、姜、丁香、肉桂、茴香、小茴香、肉豆蔻、莞荽子、芥末、鼠尾草、黑胡椒以及咖喱的主色——姜黄粉等等。印度传统塔利,各类不同风味的咖喱组成。

印度咖哩之所以吸引人,秘诀在于香料的组合与烹调次序,而不在于炫丽复杂的烹调技巧。直到现代,并没有任何专门的咖哩食谱,因为咖喱的烹制本身强调的就是个人风格与创造性。难怪我在印度的两次旅行,每个沙发主人的妈妈们做出的咖喱味道都会有细微的差别。

话虽这么说,但是一般的饭馆还是固定了几道传统的咖喱供客人选择。比如Lamb Karahai(咖喱羊肉)、Chicken Tikka Masala(鸡肉马萨拉)、Chicken Butter Masala(奶油马萨拉鸡)、Masala Fish(马萨拉鱼)等这些都是菜单上的常见菜式。事实上,如果仔细观察英文翻译的话,任何一道菜都没有出现“咖喱”这个词语。

对美食来者不拒的我,宁愿在全世界的各个城市寻找印度菜,也许除了它醇厚的口感外,还有一点就是吃的随意。每次我在欧洲旅行,如果走进一家主打本地菜的餐馆,点上一份五分熟的牛排或者意面后,总是要小心翼翼的把牛排用刀切成小块,再用叉子送入口中;而意面则要用叉子先挑起一些,在慢慢旋转叉子使得面条卷在一起后优雅的送入口中,这些对于使惯了筷子的我来说,操作起来不够熟练,吃相多少有些难看。在家中自己烹饪羊肉马萨拉,还加上酸奶和薄荷进行点缀。也许正是这种莫名的亲切感更让我愿意一次又一次在各个城市寻找印度餐馆,也愿意每次吃完后,和移民此地讨生活的印度伙计聊上两句,听听他们充满艰难辛酸但仍旧对未来怀有希望的故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意见
反馈